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策划

他的人生实验叫「我的极限在哪里」_手机网易网



他能把迷茫的社会边缘青年演得惟妙惟肖,也能将历史上的悲剧皇子表现得撕心裂肺,有时幽闭,有时暴戾,有时深情。看他的作品,你的情绪始终被牢牢地机车,深深地沉浸在故事中,甚至忘记了这是表演。

1986年出生的他,已经凭李沧东导演的《自燃》在戛纳上引起话题。凭《思悼》夺下韩国青龙影帝,这个奖杯的含金量非常高,因为在《思悼》中和他演对手戏的,可是韩国头号影帝宋康昊。

没错,就是奥斯卡最佳影片《寄生虫》的男一号。

年纪轻轻的刘亚仁几乎已经头顶「品质保证」这块金字招牌,就算剧本再差,他的演技也不会让你觉得值回票价。

最可怕的是,你显然不告诉他下一次又会演什么,反正他永远在挑战自己的极限,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。论文艺片的艺术价值,他有代表作。论商业片的票房保证,他也两度夺下「千万票房演员」头衔。

和国内有所不同 韩国电影票房以人次统计资料

我在刘亚仁身上看到的不是一个世俗的明星,生活环绕着绯闻、名利、演戏,而是一个有张力的艺术家,他在演艺、时尚潮流、商业副业上追求的都是自得其乐、自我突破。

他的人生像在做到一场「实验」,这个实验叫做「我的无限大在哪里」。

不同于其他从小就立下宏大愿景的演员,做到这行刘亚仁是“半路出家”,以及“不得已而为之”。

在读艺术高中时,小小年纪的他就已经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:我为什么要上学、我为了谁而学习?可以说道是非常早熟了。

他没想通,结果就干脆利落地退了学。恰好当时他被一位星探挖掘,便独自前往首尔发展。

一开始,他的星途并不顺利。那时他想要当一名歌手,公司便对他进行偶像歌手的培训,结果比较惨烈,公司很干脆的对他说,“你没有唱歌的天赋”,他便只好改行当演员。

当时还不到20岁的刘亚仁为短暂的歌手生涯痛惜不已,丝毫没想到自己未来能做影帝。

而“转弯”之后的刘亚仁,第一个选择是电视剧《玉林成长日记》,他在里面饰演女主角的男朋友,剧集播映后为他积攒了第一波人气。

《玉林茁壮日记》剧照

这是刘亚仁没想起的,“我可以做演员吗?”,他这么问自己。

在变态暴戾的富二代与钢琴少年间无缝桥接

他自己也说:“我总是先理解人物,经过思维之后,让自己沦为那个人物,同时也让人物沦为我,然后便享有了那样的肢体语言、走路姿势还有眼神。”

在《死掉》里,他是游戏宅男,而在《国家倒闭之日》中,他又成为精英派的投机分子;在《燃烧》中,他是苦情哈哈的文艺作者,而在《老手》中,他又成为调皮致使的富二代财阀。

所以,也就有了“戏疯子”一说。

为了电影《无声》的角色必须,他毫无顾忌地增肥20斤,只为了更贴切地传达。

拍摄《思悼》时,有一幕戏的道具出了问题,他一头吊下去,必要脖子给磕破了,弄得满脸是血。但他却没有叫停,一直演完后才去包扎,回答他为什么,他说道因为那时候角色的状态最差。一个好演员,能入戏。

这个血可是真的

越来越多的编剧寄予厚望他。

《思悼》导演李俊益评价:“在20代的演员里,找得出结论他这样演技的吗?”

合作《少年菀得》的前辈金允石说道:“他不会沦为韩国电影界的大人物。”

该片导演李翰则得出了目前最高的评价:斗胆说道一下的话,他未来可能成为我们国家最差的演员。

但在颁奖典礼上,他又显得有些腼腆,那些不合时宜的哲学问题再次涌进他脑中,于是就有了这经典的自我怀疑:

如此甜美的自我困惑,除了他,也没有其他人能明确提出来了。

单靠演技这一点,刘亚仁就已经将大部分人甩在了后面,但他却不想止步于此,在一次采访中他丝表露出自己对时尚及艺术的向往:“做到演员我认同是想做到得更好,但如果也能沦为引导时尚的潮人的话那也很好。”

为此,他和几个艺术家朋友一起正式成立了Studio Concrete,这是一个集画廊、图书馆、工作坊、专卖店和咖啡馆于一体的复合型、开放式、综合性的创意空间,他们用有所不同方式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合作,声称“不对任何艺术与创作设限。”

工作室为艺术家举办了各式各样的展出,刘亚仁接连发售了“1 to 10”和“THE CCRT : AEROSPACE”系列品牌服装,以传送工作室的艺术理念。

他在采访中回应:“我们不稳定,但我们尝试新事物,我们做到实验。”

而在前段时间爆火的《我独自生活》综艺节目中,他那艺术范儿的家也获得了大曝光。他自居自己的房子是“海鲜面”风格,因为没有固定的主题,但看原始个节目,却找到他家处处带有艺术气息。